<button id="zi4ro"></button>

      <button id="zi4ro"><object id="zi4ro"><cite id="zi4ro"></cite></object></button>

      <button id="zi4ro"><object id="zi4ro"><input id="zi4ro"></input></object></button>
      <progress id="zi4ro"><track id="zi4ro"><video id="zi4ro"></video></track></progress>
      <li id="zi4ro"><tr id="zi4ro"><u id="zi4ro"></u></tr></li>
        <dd id="zi4ro"><pre id="zi4ro"></pre></dd>

        腸道菌群失衡累及行為心理

        2019-01-30 09:41:44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現在無論兒童還是成人,發生過敏的情況越來越多,小麥過敏、花生過敏、花粉過敏等,這究竟是什么原因?中國科學院心理健康重點實驗室行為生物學研究室研究員金鋒在報告中表示,過敏與腸道菌群失衡有關,而且人的行為也與腸道菌群有關。

          人類的消化系統擁有400—1000種不同的細菌,這些細菌組成了一個錯綜復雜的共生生物網絡,越來越多的研究正在關注腸道微生物與人類宿主之間的共生關系?!?/span>

          人類正在遠離微生物

          人類醫學技術的進步可以攻克多種疾病,講衛生改善了生活環境,讓人們遠離細菌,同時,疾病的種類和數量也在增加,并且顯著年輕化。為什么會這樣?有研究表明,這與人體內共生微生物的減少有關。金鋒表示,人體的疾病差異是由于環境微生物和個體攜帶細菌數量級的不同而造成的。

          人類為什么會失去微生物多樣性?人們使用冰箱,抗生素,使用清潔劑,用配方乳哺乳,吃精加工食品,都讓人們遠離微生物。

          金鋒表示,現在孩子們有相當一部分是剖腹產,沒有經過產道,而母親的產道里有300多種細菌,這些微生物給予嬰兒一生的免疫力,也形成情感發育的基礎。剖腹產因為走了一條“捷徑”,沒有首次接觸產道這個微生物組,而是空氣的細菌,這使孩子在今后的發育中很難通過飲食校正去獲得從產道中獲得的一模一樣的微生物。

          現在強調母乳喂養,這僅是一個方面,還有一點容易被忽視的是嬰兒喝母乳的方式。金鋒強調,嬰兒要正常吸吮才好,因為乳頭和乳腺聚集著大量的微生物,這是為孩子建立免疫防線做的最主要的儲備,而缺乏這個儲備,今后也是很難校正的。

          如今加工食品很多,金鋒表示,把食物做成食品,意味著發生很大的改變,因為“品”是加工的結果,例如地中海飲食優勢是其粗加工或非加工的狀態,燕麥、雜豆、鷹嘴豆皮富含膳食纖維。而吃精加工食品,我們腸道的微生物種類會越來越少,直接結果就是孩子們對花生過敏、全麥面包過敏、牛奶過敏、雞蛋過敏,對越來越多的東西過敏。

          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問題?金鋒說,比較一下基因的數量,小麥有10萬個基因,人只有兩萬個基因,人身上帶的細菌的數量特別龐大,它們幫我們編碼的基因有1100萬個,是人體自己基因的500多倍。因此,順產的嬰兒基因表達接近完美,不需要額外補充很多細菌,但是剖腹產就不一樣了。

          腸道微生物與多種疾病有關

          目前全國有2.47億人患有心理疾病,各種慢病更是數量巨大,為什么人們吃得越來越好而疾病卻不見減少甚至還在增加?金鋒表示,這跟共生微生物的缺少有關,也跟脂代謝異常有關。營養和腸道微生物不匹配時,營養就多余。我們吃過的食物,因為缺少共生微生物,這些食物不易代謝,人就會出問題。因此,越來越多的人會食物過敏,花生和小麥這些都是人類的膳食來源,現在竟然有人對這樣的食物過敏,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金鋒表示,共生微生物減少不僅讓這些疾病迅速猛增,還呈年輕化趨勢,有很多人很年輕就得了認知障礙,得老年癡呆最年輕的不到30歲。認知障礙跟腸道微生物減少直接相關。有證據表明焦慮癥、抑郁癥和自閉癥與腸腦軸和異常的腸道微生物有關。一位來自國外的研究者揭示了大腦血清素(也稱為快樂荷爾蒙)的水平,這種快樂荷爾蒙在個體早年的時候受腸道內大量的細菌所調節。這項研究揭示了正常成年人大腦功能的發育依賴于其腸道內的微生物。血清素主要調節情緒和情感,其水平可以隨著壓力、焦慮以及大多臨床的抗抑郁藥物所改變。

          金鋒總結說,腸道菌群狀態決定認知和思維,健康的腸道微生物組成與認知能力相關,腸道菌群參與決定神經系統中化學物質的變化和認知水平,抗生素可以導致腸道菌群改變并導致腸腦異常,外界環境壓力也可以導致腸道菌群改變和腸腦異常,同時,腸道菌群移植中,受體的行為心理可受供體影響而變化。

          金鋒表示,孩子的腸道菌群與神經系統同步發育,所以腸道菌群發育到什么程度,其頭腦神經系統也是這個程度,腦神經發育最豐富時段在12歲。腸道菌群衰退了,頭腦的腦神經也開始衰退了。

          對于腸道菌群與認知的關系研究,金鋒認為,我們必須有跨學科和跨科學的認識,目前營養精神病學和營養心理學已經提到日程上來。

          與自然親近找回丟失的微生物

          有一項幸福感的抽查,從50后到90后,年齡越大幸福感越強,這與小時候的環境有很大關系,年齡越大的人小時候玩泥土的就越多。土壤里有一種叫做母牛分枝桿菌,這個細菌讓人更聰明、更愉悅。

          金鋒表示,人小時的本能會讓他主動獲得一些微生物,比如小孩子舔桌子、啃手指等。我們居住環境改變后,孩子一系列的神經系統和情感系統發育問題跟接觸不到微生物有關。綠地打藥不生蟲子,孩子不能在上面玩,雖然更講衛生了,微生物減少了,但是疾病來了。

          《科學》雜志曾刊登文章稱,幼體暴露于細菌可以持久增強免疫系統。幼年腸道菌群會影響到成年快樂程度。小孩子玩泥巴等暴露在細菌中的行為被認為可以幫助持久提高免疫力、遠離哮喘和過敏。

          金鋒建議,讓孩子們接受腸腦訓練,多進行戶外活動,廣泛接觸大自然,接觸泥土,減少抗生素的使用。同時要減少食用加工食物,提倡自然食品和發酵食品,做到均衡營養,防止偏食。

          本報記者 高泓娟

        0
        0

        我來說兩句